首届香巴噶举文化论坛 >
雪漠:雪域的“唐三藏”——琼波浪觉
 
    中国藏地有一位大师,光照千古。在外道的屠刀杀死印度的佛教之前,他多次前往印度,拜了150多位大师,把那些智慧之火,带到了中国西部。要是没有他,佛教的许多重要法脉,便会被岁月掩没了。
    他便是香巴噶举学派的祖师琼波浪觉大师。
    因为他的缘故,香巴噶举中融入了150多位印度大师的智慧,称得上真正的“博大”而“精深”
    关于琼波浪觉的求法和证悟的故事,我已写成了《无死的金刚心——琼波浪觉的证悟之路》。著此书时,我文如泉涌,源于自性,书中有许多空行母的道歌,讲述了琼波浪觉少为人知的证悟过程和传奇经历。目前因经费的原因,书尚没有出版。像这类书籍涉及到宗教,那些欢迎我小说的出版社,都不敢欢迎这书。
    对琼波浪觉,汉地有多种译名,此处不赘。所有名,不过是个符号而已,不必执著。我的长篇小说《猎原》中,那豁子女人就代表了我的这一观点。书中的她一直没有名字,当人问她姓名时,她说:“一个名字,认啥真?天名字,地名字,百年后还是没名字。除了福大的外,一茬一茬的人,名字比身子烂得快。”
    所以,那名字,咋译都成。比名字重要的,是精神。
    在佛教史书中,一向把琼波浪觉写成香巴噶举的开派祖师。这种说法是对的,因为香巴噶举教法虽源自奶格玛,但直到琼波浪觉起,才开宗立派,大盛于藏地。在藏传佛教中,琼波浪觉同密勒日巴一样,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琼波浪觉是西藏雍拥人,生于公元990年,命相中占四虎:虎年,虎月,虎日,虎时。按藏地说法,这样的生辰,主大贵。琼波浪觉出生的地方叫琼宝沟,他的父亲叫“达加”,母亲叫“扎西吉”。父亲的种姓很显贵,有皇族血统。
    琼波浪觉降生时,为一蛋形肉团,诸佛菩萨现身,降水沐浴,蛋裂婴出。佛门有种说法,卵形生者,多八地以上菩萨入世应化。
    相传,琼波浪觉降生后,印度大成就师阿莫嘎便从空中飞来,给琼波浪觉灌了长寿佛顶,并嘱咐道,这孩子,非寻常婴儿,他是一切有情的依怙主,当善抚养。不几年,阿莫嘎又飞来授记:长大后,你应去印度,得诸大圣传承后,会饶益有情,今后,你当修“奶格五金法”,中脉五轮会显出五大金刚的坛城。你会住世150年。
    琼波浪觉的父亲是苯教的著名上师,声名卓著,前来求法的人很多。琼波浪觉天资聪明,10岁时,就学会了梵文、藏文的拼写。从13岁开始,他就学习苯教经典和教法,不几年,就通晓苯教所有经典,精通了所有法术,成为远近闻名的苯教法师,前来求法者极多。
    因苯教法门无可信的传承,也不是来自神圣的印度,琼波浪觉渐生厌离之心。一天,琼波浪觉将苯教法交付给一个弟子掌管,离开苯教。公元1018年,他从宁玛派大喇嘛荣律桑格学习《大圆满心部法典》。次年,再跟噶举派削玛埃学习大手印教授,但琼波朗浪觉并不满足,不久,他变卖家产,换得黄金,前往印度,开始了漫长的求法之旅。
    幼年的琼波浪觉经历的第一个人生关口是舍。要知道,他决定求法时,已是精通经典和法术的苯教大师,声名远播,财源滚滚,万众敬仰,风光无限,世间事业已水到渠成,只等坐享。他此时的“舍”,意味着“舍”去家族的显赫,舍去祖辈的蒙荫,舍去既得的威势,舍去成山的金钱,意味着他从荣耀和显赫,变得一无所有。红尘中,一个小小的科长位置,都有千百人去争;一点微不足道的蝇头小利,都有千百人去抢;一点萤火虫般的虚名,都有亿万人趋入若鹜,何况苯教的“法王”。
    但琼波浪觉“舍”了,他舍去了现世暂时的荣耀,而成就了千古不朽的功业。若没有这一“舍”,佛门会失去一个独步千古的大师,苯教至多添一个并不重要的名字而已。当然,更有可能,他已被历史尘封,找不到一点踪迹了。
    他的大“舍”,成就了他日后的“大取”。小舍了暂时的小实惠,大取了千秋大功德。
    对琼波浪觉的求法详细过程,史书上记载过略,汉地也鲜见详细资料。他的求法经过,没有那诺巴那样的大死大活,没有玛尔巴那样的历经艰险,没有密勒日巴那样的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但我坚信,他的每一次求法都是一次惊天动地的旅程。关于琼波浪觉前往印度尼泊尔的求法次数,时下说法颇多,或说三次,或说十次,他先后求得了一百五十多位大德的传承教法,非为自利,纯属利他。其心其行,用屈原的话来说,就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读者也许并不知道,琼波浪觉求法后不久,外道大军便入侵印度等地,佛法便淹没于血泊之中,正是琼波喇嘛、玛尔巴等大德终其一生的不懈努力,才使藏传佛教有了后来的格局。
    公元1020年,琼波浪觉变卖家产,携带黄金,前往尼泊尔。他首先跟班智达苏玛底学习焚文,求授灌顶50多种,再到多杰登巴上师处剃度出家,受沙弥戒。据说,落发时,每根头发都转为观音,而后,上师授予他上乐五尊等113个教法灌顶。在某月初十日会供莲花生大师时,天降奇花,有十六个天女前来供养,人皆称奇。临别时,多杰登巴授记道:“你可以住世一百五十年。回到西藏后,你将广利六道有情,广度无量众生,圆寂后,你可为阿弥陀佛座前上首菩萨。”
    在檀香林,琼波浪觉遇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四位上师之一:司卡史德。关于司卡史德的故事,我在本书中有专门章节,此处不赘。在香巴噶举中司卡史德的地位极尊,也传有“司卡六法”,上根之人闭关专修八个月便可即身成佛。香巴噶举弟子在修五金法会供时,也有对司卡史德的供养。
1 2
总策划:杨菲菲 策划:古之草 明子 陶子 陈思 LOGO设计:杨池池 罗倩曼 网页制作:苏连居 燕子 摄影:陈璐琳 钱宏彬 事务:钟文滨 李雪花 摄像:陈亦新 魏炜 视频制作:余恬

出品:雪漠讲坛

Tel:010-87319150 Email:luobin@dadunet.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