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香巴噶举文化论坛 >
我和香巴噶举
——见证一个生命的奇迹
作者:杨菲菲(媒体杂志全国编辑总监、香巴噶举研究学者)
    在接触香巴噶举之前,我一直相信除了人类之外,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存在,比如灵魂、神灵等,但对于它们的认知,我非常模糊也难求甚解,所以一直仅停留在“坚信”的自我肯定层面。我也曾迷惑和思考“人到底从哪里来,死后又到哪里去了?”的问题,我甚至有好几年陷入了这个问题的泥泞中不能自拔,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寻找这个答案,包括花了几年时间去看各种科技探索及人类未知(文明)类的纪录片、电影、书籍等,在那几年里所有关于宇宙和未知的信息都能马上引起我的强烈兴趣和关注,虽然最终我未能在科学领域上找到答案,甚至这段寻找的过程让我更为失落——因为未知的下一个阶段仍是未知,而所知的结果则是带来更多的未知和疑惑——但它在我生命中仍产生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正如我现在才知道因果链条生生不息一样,那段时光的经历也在我生命的因果链中种下了成就今天及明天的种子,这颗种子直接改写了我后来的生命轨迹。
    如前所说,我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对生命未知问题的泥泞里不能自拔,而在这段重要的时期里,我并没遇上能给我释疑或指引的善知识,与此同时我内心的失望、悲观、空虚以及莫名的焦躁不断地交织、膨胀和积压,经年得不到释放。我于是患上(轻度的)抑郁症——这个常被现代人忽视的“病”,一直潜伏在我身体里,它就像一座沉睡的火山一样随时不受控制地喷发。
    直至去年年中时,我被确诊得了“不治之症”,按医生当时的说法,我需要作好各种心理准备,他甚至给了我一个非常短暂的生命期限预估。但是,到了今天,我不但好好地活过了当时几位权威医生所“预言”的期限,而且我还相当清楚自己真正走过了人生的阴雨天,在生命中首次迎接到太阳,并沐浴了它的光芒及温暧。这太阳——便是雪漠老师,以及他带领我深入的千年人类智慧精华——香巴噶举及大手印文化。
    说到与香巴噶举的结缘,我知道必然是过去种子开出的另一朵花,这颗种子一边让我遇上了无常,另一边亦让我终于找到了开启智慧大门的钥匙。幸运的是,我先找到了钥匙再遇上无常,才使我能以一种超越知识、超越概念、超越世俗的智慧以及勇气坦然地面对它、认知它,并通过它找到及认知到生命存在的意义。
     虽然我出身在一个信仰佛教的家庭,母亲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但她所信仰的汉地佛教并未能以文化渗透及传承的方式带给我直接或更深入的影响,在接触香巴噶举(文化)以前,我对藏传佛教文化一无所知,它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词和世界。
    这世界上渗透交杂在未知领域里的真相和假象让人眼花缭乱,我之所以近乎坚决地选择陌生的香巴噶举,并非抱着跟命运赌一把的想法,而是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我认识香巴噶举,是从直接接触到相关的书籍和报纸开始的,即雪漠老师的小说以及《香巴噶举》报(后改为《大手印》报),这是一个完全通过自己逐步了解、认知进而分辨到自行选择深入的过程,在这个层层深入递进学习的过程中,我依稀看到心中寻觅已久的答案的影子和踪迹,并逐步找到值得托付信仰、托付灵魂的载体和方向;二、在接触香巴噶举文化的同时,我还有幸接触到两位新香巴人,他们分别是明子和钟文滨,从他们两人身上,我能直接感受到这种文化的博大与包容,跟他们认识短短不到几天的时间,我就体会到一种非常感动我的真挚和友爱,我甚至觉得在这几天中,我生命中潜藏的善能量被焕发及无限地激活了——在接触他们(以及香巴噶举报纸)后三四天我经历了首次宗教体验:我被一种巨大的无形但能清晰感知的能量所包裹,我当时僵坐在沙发上,全身感受到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所挤压,身体像痉挛一样无法动弹,头脑非常清醒,心中百感涌动,既是高兴、喜悦又是惭愧、感动和难过……像是多年未释放的情感汇在一起同时失控,那是一种混合得非常复杂的情感,让我在瞬间完全失控地涕泪横流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自那次宗教体验后,我开始走向了信仰之路,指引我的是雪漠老师。虽然我们素未谋面,在认识后大半年里一直仅以不太频繁的电话、短信及邮件的方式求学及提供指引,但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我的生活以及我对生命的认知已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以至于几个月后当我遭遇无常时,雪漠老师一个电话便让我的生命直接得到了升华,不但令我在瞬间摆脱了极度的恐惧,还在瞬间明心见性了。开示心性后,雪漠老师又给我发了几条短信,让我常忆持和保任当时契入的空性状态:
     恐惧摄诸念,彼时空荡荡。
    无法亦无我,空寂而明朗。
    无执亦无舍,如梦更如幻。
    于此觉受中,警觉并宽坦。
    祈请且聆听,放下诸尘缘。
    认知自心性,法身已绚烂。
    悟道见法性,登堂渐入殿。
    修道保任之,忆持光明相。
     觉悟的本质不是为了躲避痛苦,而是无论外人眼中多大的痛苦,都不能动摇那如如不动的真心。觉悟是真心面对妄相的那份坦然。人的尊严和价值,正是在生死相关时才能体现出来。无论兴衰苦乐,我永远跟你们同在!
<< 前一页 1 2 后一页 >>
总策划:杨菲菲 策划:古之草 明子 陶子 陈思 LOGO设计:杨池池 罗倩曼 设计:苏连居 排版:燕子 摄影:陈璐琳 钱宏彬 事务:钟文滨 李雪花 摄像:陈亦新 魏炜 视频制作:余恬 出品:雪漠讲坛
Tel:010-87319150 Email:luobin@dadunet.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